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游戏 > 怎么变成河道蟹了?! > 第一千零二十章神谷早里奈(5K)

第一千零二十章神谷早里奈(5k)

所谓【发光泥沼蟹】,是游戏中的一种常见野外敌人种族【泥沼蟹】的精英变种,泥沼蟹是一种人立而起的,有着强壮双钳,一看就非常能平a的变异巨蟹,发光泥沼蟹则是其族群中类似于精英战士一样的存在,疑似是被辐射效果畸变强化后的产物,拥有远超普通泥沼蟹的肉度和输出。

【图:发光泥沼蟹】

听上去非常正常,唯一的问题在于……这个玩意儿的【游戏中】,指的不是《明日方舟》这款游戏。

泥沼蟹一族来源于贝塞斯达公司、黑窑石工作室等多个开发商共同研发的游戏系列《辐射》中的产物,眼前的【发光泥沼蟹】应该是游戏第四部的精英变种,这样一个玩意儿,为什么会突兀地出现在泰拉世界的某处池塘当中?

就在莫岚以为自己是不是不小心钓到了某个逃逸者或者逃逸者的召唤物时,握着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握的钓竿的小绵羊愣了一下,随即指着发光泥沼蟹,对莫岚兴奋道:“螃蟹先生!是马氏直立巨人蟹!”

“啥?”莫岚茫然问。

“马氏直立巨人蟹,是七年前一个叫做马拉尼亚的探险家在卡兹戴尔地区附近找到的新型蟹类,因为是直立行走,类似人形,加上过于巨大,所以被命名为马氏直立巨人蟹,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野生动物,我们钓到的这种还属于发光的亚种,在族群里地位很高,据说还会传播一种类似源石能量,但对人体有害的特殊能呈,一直都是生物学家的热门课题,还有人说他们可能是从别的世界来的呢!”

莫岚一听,顿时明白了,合着这只发光泥沼蟹,也是个因为不知道啥原因,从一个《辐射》系列世界穿越过来的泥沼蟹族群中的一员。

这件事在这个明日方舟世界并不稀奇,早在上一次来到此界,在莱茵生命的第七试验场中时,莫岚就见到了来自游戏《脑叶公司》的各种异想体,它们当时和其他类似的超凡物品一同以【收押物】的形式被命名研究,毫无疑问,它们也是以类似的方式穿越过来的个体。

在和张可可聊过天后,莫岚已经得知,在无尽空间,世界和世界之间因为无数种原因产生无数种不同样的联系的情况多如繁星,不如说没有和别的世界产生些许交集的世界,相对来说还要稀有一些,每个世界上,总会有因为世界乱流,诸界行者,世界自身发展,无之入侵等等各种各样的理由,出现一些来自别的世界的物事。

不仅如此,过分一点的甚至还有两个世界人为或自然合并在一起,导致出现二合一后大碰撞大演变现象的合并世界,不少世界还因为这种现象产生了极大的化学反应,因此衍生出了截然不同,基于两个原作而衍生出来的力量体系和世界生态,此刻的泰拉世界光是莫岚就来过三次,早就给怼得千疮百孔,有几只泥沼蟹来闹事儿,也是洒洒水啦。

在莫岚和艾雅法拉交流时,这只巨大的发光泥沼蟹正沉默地站在一蟹一羊中间,左看右看,似乎正处于想动手又不想动手的纠结当中。

作为一只会主动攻击绝大多数生物的发光泥沼蟹,它的第一反应是抬起钳子,要把面前的小绵羊给直接打飞出去,但下一刻,旁边那外形与自己有四分相似的同类身上传出的亲切感又让它有些迟疑,更何况,它比磐蟹高出不少的智商和动物本能告诉它,眼前的这只紫色远亲身上似乎蕴含着极其恐怖的能量,贸然出钳很可能会当场暴毙。

纠结许久,发光泥沼蟹找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它将目标从艾雅法拉转向了莫岚,伸出钳子,准备和这位远亲碰一碰。

一秒钟后,伴随着一声巨响,发光泥沼蟹被莫岚弹出的千鸟巨钳给砸到了墙上,又过了几秒,它艰难地带着半碎裂的壳子从墙上爬了下来,老老实实地爬到了莫岚的身边,等候拥有【蟹霸】加成的莫岚发落。

打不过,怂了怂了。

莫岚看着这只老实巴交的发光泥沼蟹,一边伸出自己的能量蟹钳,一边用真实的蟹钳从泥沼蟹身上剐下了一层壳上带着的泥,随后,他转过头,问艾雅法拉

“小绵羊,我有个问题,如果我现在给你提供它身上的泥土和滴下的水珠,你能通过土质和水质分析,大概为我们界定这些泥沼蟹可能在的位置么?”

没错,莫岚想要通过这只发光泥沼蟹身上的线索,找出整个位于穹顶内部的泥沼蟹族群。

按照艾雅法拉的说法,这种从辐射4世界来到此地的生物广泛分布于原卡兹戴尔领土各处,说明其应该有多个能成规模的族群,既然如此,眼前这只发光泥沼蟹,想必也来自一个位于穹顶内部的蟹群。

如果能找到蟹群,自己说不定就能通过【蟹霸】的加成,像之前在【西部魔影】世界统合沙暴迅捷蟹那样,统合穹顶内部的泥沼蟹有生力量,拉起一支临时部队,借此来获取和逃逸者们交战的筹码。

艾雅法拉想了想,认真道:“我对这部分领域了解的不是很深,但我们这个专业也会研究各地的火山生态,收集地质标本等等,如果我能找到一个正在从事相关研究的研究室,里面有数据库的话,我或许可以尝试着分析一下……但范围肯定不会太小。”

“这一点我有个想法。”ww手底下的一位佣兵在房间另一头举起了手,对莫岚和艾雅法拉道:“我以前在瓦蒂克堡接过在危险地区收集物资的委托,是城市里一个研究员发布的,我不懂这些,但他们有一个看上去挺豪华的研究室,就在这里四个街区外,如果他们没搬家,邪教徒也还没糟蹋到那里的话,说不定有戏。”

“行,你带艾雅法拉去瞅一眼吧,让专业的来,我们这些土二愣子负责护送就行了。”莫岚摆了摆钳,看着艾雅法拉在不敢动弹的发光泥沼蟹身上收集好各种物质,让小老弟和佣兵护送着她离开,这才转过头,看向了自己刚刚的【巨蟹之力】加成。

在吸收了发光泥沼蟹的蟹力之后,莫岚的身体又微微涨大了一小圈,以此同时,双钳变得更加坚硬狰狞,甲壳折叠而成的纹路处还可见幽幽的紫色荧光,莫岚试了一下,发现是可开关的特效,不用太担心在黑暗处被当成靶子。

【发光泥沼蟹·荧光巨力】︰你可以通过开关身上的荧光来获得/取消虚空辐射效果,开启时,所有位于你周边3米半径内的敌人都将承受-20%所有治疗效果,每秒持续损失微量生命值,技能冷却时间延长10%的效果,与此同时,你的最大生命值+7%,所有由钳子发出的攻击伤害提升16%

非常给力的加成,【巨蟹座】这个称号的优秀之处,就在于即使是普通的螃蟹或者不算强的小怪,也能为自己带来可观的加成,相当于是能将副本中平平无奇的背景资源转化为切实的战力资源,以极低的代价获得高额的强化,不愧为逐星者称号,含金量那是韩金龙级别的,非常之顶。

这次副本打完,说不定还能考虑去比基尼海滩世界找个海鲜市场,狠狠暴风吸入一波蟹力把自己灌满,收益一定非常巨大。

就在这时,通向更深一层的地下室的门被打开,莫岚应声回头,便见顶着艾雅法拉身体的w撑着手靠在门边,和自己对上了视线。

就像艾雅法拉不太习惯w的紧身运动裤加个小裙子的挽救女子力徒劳搭配—样,ww一来不习惯艾雅法拉那太过少女的着装风格(根据本人的说法就是【感觉长筒袜和裙子中间那块儿老窜风……】 ),二来正在进行各种【友好交流】相关事项,因此,她也干脆直接换上了一身紧身的纯黑色工装裙,配上长靴和黑色的手套,一下就从科研小美人变成了冷面杀手,果然是羊靠衣装蠊靠腿,河蟹永远只裸奔,故人诚不欺我。

此刻的w身上处处是飞溅的血点,尤其是两双黑色的贴身乳胶手套,仔细一看大部分地方都被血染成了更深的颜色,显然,w没有在拷问的过程中有任何留手,莫岚把艾雅法拉支开,也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这里,尽管小姑娘表示自己不会因此犹豫,但这种画面,还是不看为妙。

“她说了什么?”

“这就是问题了。”w单手一摊,艾雅法拉的小俏脸冷着,撇嘴道:“她什么都没有说。”

“这么硬气?”莫岚问道,“和教主死前的那些邪教徒们一样么?”

“不像。”w摇头道:“那些邪教徒看上去是超级宗教狂热分子,面对拷问永远是一副视死如归,死了正好回归神国的感觉,但这个叫神谷早里奈的女人不一样,她……怎么说呢……你应该能懂,更像是【害怕远超于此的东西】。”

“也就是说,她不是不怕拷问,只是担心如果泄密招供,会带来更加恐怖的折磨?”莫岚挑了挑眼柄,“那和我之前猜的连上了。”

在得知小老瓜的【圣光术】,可以将神谷早里奈身上那诡异的蓝色花朵纹身变成金色时,莫岚就有了一个推断,那就是神谷早里奈和另一位被她传送出去的,从邪教徒招供中得知叫做【神谷衣鹤】的法师一样,很可能都是被一种来自诸法奥庭的未知力量用某种方式洗脑或者控制的执行者。

而从如今w提供的情报来看,莫岚的推测应该是说得通的,那个纹身很可能就是控制她们的手段,如果她们做出了不忠于那未知的控制者的事情,这纹身便极有可能代替控制者对其施加残酷的刑罚。而正因如此,这之中或许便有一些文章可做。

“带我去看一眼。”莫岚将【室内钓鱼池+1】收了起来,跟着w深入地下,进入了用来进行秘密行动的罗德岛地下室最深处的小房间中。

房间整体相当昏暗,仅有一缕灯光从上至下,照在了被绑缚在一张椅子上的神谷早里奈身上,这名女魔法师此刻的模样相当凄惨,原本算得上合身美观的长裙尽是裂痕,即使是此刻,血液也从伤口中不断向外溢出,她的身上隐隐能闻到焦糊的味道,灯光照至她的脚下,能看见一摊反光的淡黄色水渍,莫岚见状,啧啧了两声:“你这是释放天性了啊,大姐。”

“你觉得这很过么?”w抱胸靠在门上,嗤笑一声:“联想一下那地下室里上千个一辈子都做不回正常人的感染者,被做成药丸和冰锥,丢弃到地下室的那些尸体,还有这个移动城邦内所有挂掉的平民,我倒觉得我已经算是发挥失常了。你放心,她比普通人硬了不知道多少倍,现在你把她绳子解了,估摸着还能下地给你舔舔壳呢。”

“不,我说的释放天性是指她。”莫岚叹道:“我才知道电刑原来真的有这么劲爆的效果……”

“那你以前对电刑的理解是什么?”

“用三个独立的技能或者攻击快速命中同一目标……得了,说正事吧。”莫岚挥了挥钳,“她还醒着么?”

w上前一步,单手拉起了神谷早里奈散乱的头发,和她带着浓郁的恐惧,因为痛苦而有些涣散的瞳孔对视:“听得到么,蠢货?”

e”神谷早里奈的嘴唇微微张了张,但没有回答。

“看来是听得到,接下来,转向我身后的这位绅士来和你问话。”w单手托起神谷早里奈的下巴,双眼微微眯起,在她耳边轻声道:

“相信我,和我比起来,我后边这位的手段……会更出乎你的意料。我至少还是个人,但这位绅士………可能就要粗暴—些了。”

“你别给我搞这么奇奇怪怪的情景预设啊。”莫岚虚着眼道:“行了,让我来。”

w翻了个白眼,退回了之前的位置,莫岚则直接爬到了神谷早里奈的面前,平静道:

“听得见我说话是吧?行,你现在听好。

我大概知道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但不要指望我会因此可怜你,我可怜你,谁来可怜被你直接间接打崩的这座城市?我不关心你是被洗脑了还是被操控了还是巴拉巴拉,对我而言这不是可以脱罪的理由,但我现在很需要情报,所以我给你一条路走,你把你知道的东西全部告诉我,同时,我帮你想办法擦掉你身上的那个破纹身,只要你好好合作,少不了你的好处,明白么?”

“你不用急着全盘托出,我不知道哪一句话会触发你身上的纹身或者通知什么人,所以我现在挨个问,你可以用你最微小的动作来表示是和否,我们先问一套问题,视情况再问下一套,首先问个浅的,如果你泄密,你的纹身会把你怎么样?”

“”神谷早里奈摇摇晃晃地抬起头,和莫岚的眼柄对视片刻,渗血的嘴唇开合了两下,最后虚弱地摇头道:

“抱歉,我不能说,哪怕只是简单的暗——误?”

就在她还没回绝完毕的时刻,在她破损衣物的下方,那枚已经被圣光术灼烧,从幽蓝色变成了烫金色的花朵纹身,猛地闪烁了起来,金光透过衣物亮出,紧接着,大量和之前的荆棘类似,但却没哟尖刺纹路的线条从中延伸出来,布满了神谷早里奈的整个躯干!

“为、为什么?!”看到这一幕,神谷早里奈惊恐地哭喊了起来,沙哑的嗓音中可以听见浓郁到极致的绝望:“明明我什么都没有说……为什么……不要,不要!! ! ”

下一刻,纹身延伸出来的每一条细线都亮起了同样的金光,早里奈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生不如死的恐怖折磨。

一秒过后,她茫然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除了之前各种拷问带来的痛楚,便没有感受到任何的苦痛,那能让这些痛苦不值一提的【惩罚】并未来到,紧跟着,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连着凳子站了起来,努力地挪动着步子,朝着地下室的一角艰难地挪了过去。

w从墙上弹起身子,准备上前控制住早里奈,莫岚却虚着眼,抬钳示意她稍安勿躁,紧接着,他召唤出了小老妹,让亚子控制丝线暂时切开早里奈身上的束缚,再保持随时可以捆缚住她或者割下她的头颅的状态,看看她要整点什么花活

摆脱了束缚的早里奈一瘸一拐,带着不断从身上滴落的血珠走到了墙角,在莫岚,亚子和w诧异的目光之下…….

……拿起了摆在墙角的拖把。

紧跟着,早里奈保持着比莫岚等人还要茫然的神色,看着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拿起拖把,将地上的血渍,尿液和其他污迹拖了个遍,来来回回在房间里拖了两分钟,等到地板光洁如新后,她将拖把老老实实放回原位,用有些机械的语调快速道:

“如果我泄密或者违抗蓝色曼陀罗女士的指令,曼陀罗花会延伸出荆棘,对我施加极为剧烈的痛苦,并吸收我的血液,在我的思维中灌输各种念头,直到我彻底屈服,它吸饱鲜血满意为止才会停下……误?”

这是早里奈第二次【误】了,当这句话说完之后,她那已经虚弱到极点的身躯才瘫坐下去,跪坐在地上,散着头发,茫然地抬头与莫岚对视。

……这是个什么情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