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古代言情 > 八拜之交 > 第21章

宋久清啜泣一声,小jī啄米似地点了点头,随后因疲惫沉沉地陷入了昏睡中。

第20章 、

宋母病好了之后,宋久清在家陪了她一段时日。

也许是男人们意识到最近确实他被折腾得比较厉害,竟是对他避而不见,只是每日例行的问候没有少过。

但也只是例行问候罢了。

宋久清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落,每日努力地陪在母亲身边qiáng颜欢笑,日复一日地盯着没有来电的手机沉默。连宋母都有些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连连追问,却问不出下文。

更令他羞耻的是,许久没被男人触碰的身体,竟开始了迷情chūn梦。在梦里,他竟然不顾廉耻地求男人抚慰他的身体,用力地yáng句插入他的小xué,他渴望男人的亲吻和拥抱,期待被他们粗bào地占有。

第二天清晨望着内裤上的浊液,宋久清无力地环住双膝,忍住没有哭出声。

他想,自己可能真的是被玩坏掉了。

但要他主动去找男人们又是件不可能的事。即便后xué空虚地厉害,但宋久清心里清楚,只要自己一旦忍不下去,主动向男人们求欢,也许这辈子就真的会就此被画地为牢,永生禁锢,再也没有逃脱的可能性。

宋久清喜欢和男人们一同沉溺肉体的快感,但他恐惧这样的事实。毕竟一生太长,若以后这副皮囊再无讨人欢心的资本,只唯独他一人陷于美梦,那又是多么可怕的何去何从。

再等等吧。宋久清对自己说。

然后生理的需求还是要解决的。宋久清极力想掩饰自己对情爱的渴望,但每晚将玉势小心翼翼地放入后xué已经成了习惯,改不了。宋久清一边羞愤地用玉势在后xué抽插,一边隐隐觉得有些不满足。

但打死他都不会去求男人的。

宋母在家养好了病,又报了个旅行团和小姐妹出门游玩。宋久清终于在母亲走后松了口气,偷偷在地图上查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情趣店在下午迎来了一位鬼鬼祟祟的客人。

老板在柜台后挑眉,他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年轻人浑身上下都是一股被人百般调教过的气质,身段更是柔韧细软勾人得不行。他主动开口道,“您有什么需求吗?”

那年轻人警惕地打量一下四周,“你……你这里……有没有……”

老板了然一笑,想必这位客人虽经验丰富,但也许自己亲自动手还是第一次,“您是上面还是下面?”

年轻人俊脸一红,“下……下面。”

“您平时有什么特殊癖好呢?喜欢SM?身体部位上有打dòng吗?能接受出血的程度吗?”

宋久清摇头如捣蒜,“不不不……我就……就要普通的……自慰的就好……”

他说话声音越来越低,老板越发觉得他可爱得很,“那您跟我到这边来一下。”

宋久清懵懵懂懂地跟在他身后走,老板把他引到店铺后面,拉开了一扇暗门,“您要的东西在里面,请吧。”

宋久清觉得有些不对劲,他结结巴巴地说,“这里面太黑了……”

老板神秘一笑,“做我们这一行的,您什么时候看见过把东西放在外面正大光明地卖?”

宋久清哦了一声,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只是他刚一进门,老板就当机立断地将门锁住,宋久清只闻得一股刺鼻的药水味,之后便两眼一黑不醒人事了。

…………

宋久清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眼前被蒙了黑布,依然看不见东西。他感觉身上的衣服都已不见,只余一片轻纱盖在身上。他好像被人绑在了椅子上,嘴里塞着口枷,手腕被紧紧地和脚腕绑在一起,固定在了椅子的扶手上,这也导致了他下身被qiáng制性地分开,浑圆的屁股和柔嫩的小xué,从正面就能清晰可见。

宋久清后知后觉地开始恐惧。因为眼睛被蒙住,其他的器官感知更加敏感,他觉得有个人就站在他的后面。

那个人说话了,是那个情趣店的老板。

“我已经很久没遇到像你这么不知死活的小东西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抚摸宋久清因为害怕而颤抖的胴体,“只要是圈里的人都知道,我那里明面上是卖情趣用品,实际上是个牛郎jiāo易所。来我这的,都是想要把身体卖给那些大老板的,只是很久都没有像你这样的极品了。”

老板俯下身,往宋久清耳朵chuī了口气,“你这个小骚货一副清纯的样子,私底下不知道被多少男人gān过了吧?还故意在我面前装纯,说真的,我见过那么多来卖的人里面,你是装得最像的一个。”

宋久清完全没懂他在说什么,只凭借着不详的预感拼命地摇头。他不明白他只是想买几个自慰的道具,就沦落到了这种境地。到了此时他才发觉,原来被怀着恶意的陌生人束缚,和男人们玩情趣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他后悔了。

老板还在他耳边用恶心的qiáng调说着,“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天来的老板特别多,都特别喜欢你这种又白又嫩的男孩子,你等会好好表现,给我卖个好价钱,说不定我还能在大老板面前替你说几句好话,对你温柔些,别第一晚就被玩死在chuáng上了。”

“啧啧啧,真不知道是谁调教出了你这样敏感的身子,今天倒是白白便宜了我。”

宋久清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他感觉那个老板yín邪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他,“这rǔ头,这腰身,还有这一缩一合的小xué,看来你已经迫不及待了。”

他在宋久清耳边低声说,“等会我会把你推出去,推到舞台的中央,下面坐着的全是可能买你的人,我会隔着轻纱蹂躏你的rǔ头,扒开你的搔xué给他们看,还会把振动棒塞入你的小xué,让他们看看你被假yáng句玩到高cháo的模样。那一定很棒,你会卖出一个好价钱的。”

宋久清心里愈发地绝望。他的泪水早已打湿了黑布,但老板根本视而不见,而正当他得意洋洋,准备将宋久清推入会场之时,门外突然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老板见了来人猛地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个保镖推搡在地,只听那来人说道,“我不是警告过你,不是自愿的人不得把他们送上拍卖场?”

黑布被人用力掀开,宋久清含泪望去,孟鞘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第21章 、

那老板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他颤抖着声音说,“孟……孟老板,您今儿怎会来……”

孟鞘冷着一张脸,给宋久清解开了口枷,“你是自愿到这里来的?”

宋久清拼命摇着头,如猛见救命恩人一般,含泪向孟鞘求助道,“孟……孟哥,不是的,是他故意骗我的……”

老板一听这青年竟认识孟鞘,更是双眼一抹黑,差点没晕过去。

孟鞘的脸色yīn沉得可怕。

“你再一次坏了我的规矩。”

那老板早已没了刚刚的气势,他痛哭流涕地向孟鞘磕头,锤得地板梆梆响,“孟老板,您就饶了我吧,我确实不知道这是您的人,要是早知道,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动他啊!”

“与他是谁没关系。”孟鞘寒着一张脸,“我早就说过,我的jiāo易向来讲究你情我愿,被卖的货物必须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我孟鞘从不gānqiáng买qiáng卖的事。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坏我的规矩,老三,看来你是留不得了。”

老板呆滞地看着他,直到两个保镖把他从地板往外拖他才回过神来,撕心裂肺地求饶道,“孟老板,孟爷,我再也不敢了,求求您……”

直到声音消失,孟鞘都没有理会。他转头向宋久清看去,后者正眼巴巴地看着他。

当孟鞘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一刻,宋久清才明白过来他究竟差点经历一场怎样的噩梦。无可否认,因为恐惧而颤抖的心早就在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安定下来,或许他内心早已确定,究竟是谁才会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到他。

直接访问:【54看书】:https://www.54kanshu.co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