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玄幻 > 长生10亿年,苟成仙帝再出山 > 第378章 别动,我帮你疗伤

“不要! ”

“不要?嘿嘿,那就是要咯!来啦美人,我们一起快活呀! ”

波光嶙峋的湖水里,一个头发花白,满面红光的猥琐老头,抱着一个曲线玲珑,白花花的大美人嬉闹起来,老头时不时还发出“桀桀桀”的笑声,“美人,你叫啊,你叫的越大声,哥哥我就越开心哦! ”

此时,就连天上的月亮孩子见了,都羞答答的躲进了乌云哥哥后面。

轰咔!

许是苍天见了都觉得有些愤怒,降下一道道闪电划破长空,短暂的照亮了夜幕。

紧接着,盛世的大雨倾盆而下,整座湖面都仿佛化作了一片汪洋般,雾气朦胧,樱花飞舞,南宫琉璃的长发铺散在湖面之上,仿佛黑色的海藻般随着浪花起伏,散发出一股迷人的味道。

“禽兽,放开我! ”

南宫琉璃羞怒不已,想要自爆,但是她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连自爆的能力都没有了。

“啊! ”秦兽一愣,停下了手中动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南宫琉璃,“你咋认出我来的? ”

“..............”正在挣扎中的南宫琉璃蓦然一愣,瞪大双眸,“你是....秦兽!!! ”

“???? ”秦兽挠了挠脑袋,“哦,原来你是在骂我禽兽,不是在唤我名啊。 ”

这误会搞的......

“你真的是秦兽!? ”

“是我。 ”

秦兽大方承认了,变幻成了原先的容貌。

“秦兽你真禽兽! ”

南宫琉璃捶打着秦兽的胸口,本是坚强的眼眸瞬间红润一片,“让你吓唬我,嘤嘤嘤.......”

秦兽还是第一次看见南宫琉璃流眼泪,他实在无法想象,那样一个清冷绝艳的仙子流起眼泪来竟然是这般的凄艳动人,若非秦兽修道之心还算坚定,此刻,魂都该被勾走了。

“唉呦呦,老阿姨,看见我咋还哭了呢。 ”

秦兽眼角露出点点笑意,伸出拇指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珠,然后将其拉入怀中,在其耳畔呼了口热气,气氛暧昧的吟笑道:‘老阿姨,这么多年不见,你的皮肤还是这么的美好,我们继续刚才的节目,一起快活呀。 ”

秦兽的手掌摩挲着老阿姨的后背,又开始活络起来。

“呸,臭流氓,你滚开呀。 ”

南宫琉璃的玉臂抵着秦兽的胸膛,想要将其推搡开,只是动作相比较于先前,挣扎之意明显小了很多。

外加秦兽那副浪荡样的挑衅,南宫琉璃的脸庞不由的染上一抹羞红。

这世间,任你是怎样高绝,孤傲,冷艳的女子,在遇见了真正的情爱面前,都会变得娇羞万种。

“桀桀桀,老阿姨,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

秦兽狞笑着一把掐住南宫琉璃的细腰。

南宫琉璃小声的嘀咕道:“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猥琐。 ”

“瞧你这话说的,还不是老阿姨你魅力无限嘛。 ”

秦兽从背后轻轻搂住南宫琉璃,下颚抵在她那光滑如玉的肩膀上轻轻的摩挲着。

“哼、、 ”

南宫琉璃哼了一声,嘴角不自觉的上扬,随即转身,一双玉手抵住秦兽的胸膛,道:“我受伤了。 ”

“我看见了。 ”

“那你不先为我疗伤嘛? ”

南宫琉璃嘟嘴。

秦兽盈盈一笑,再次把南宫琉璃紧紧的抱进怀中,“我这不正要为你疗伤的嘛。 ”

“你........哎呀,你干嘛呀。 ”

南宫琉璃惊叫,“我们换个地方疗伤好不好,在这里被人看见多不好呀。 ”

“没关系的老阿姨,我早已设下重重结界,无人可窥探。 ”

“哼,万.....万一呢。 ”

“那就馋死她。 ”

“你真是禽兽。 ”

“老阿姨真嫩! ”

“你禽兽不如。 ”

“老阿姨越来越嫩了。 ”

“你.......唔唔唔........... ”

“老阿姨还请专心致志。 ”

秦兽铺展开【万世经卷】,周遭天地变化,二人仿佛来到了一片仙境,一幅幅巨大的图卷铺展在虚空之上。

画像栩栩如生,一笔一划皆是无上仙韵。

“老阿姨,运转我曾教给你的桃花仙经。 ”

秦兽开口。

桃花仙经是双修的无上法门,可直问阴阳本源一道。

而这么多年来,秦兽的阴阳法则也愈发强大,运转起桃花仙经来更是奇妙非凡。

“知道啦。 ”

南宫琉璃臻首摇动,紧咬着嘴唇嗯哼了一声。

她没想到这个秦兽是真的在帮自己疗伤,桃花仙经运转之下,她整个人仿佛都陷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中,与此同时,更是感知到一股股精纯的能量涌入自己的体内,修复着自己的肉身,以及受伤的五脏六腑,筋骨脉络,还有那一丝丝微裂的道基。

外界天空暗沉,风雨飘摇,无数的樱花飘落在湖面之上,给二人仿佛沐了一场永恒的樱花浴般......

三天两夜后,波涛静止,风雨褪去,天地重新恢复了平静。

漆黑的夜空仿佛被雨水冲刷过一般,变得很是明亮,一颗颗璀璨的星辰悬挂在天幕之上,闪烁着迷人的光辉。

一番运动过后的两人躺在岛屿上的一株樱花树下,交颈依偎,漫天的花瓣飞舞,覆盖在二人的身躯之上。

“哼,你不是说,如果我在外面遇到危险了,你不来救我的嘛? ”

南宫琉璃从秦兽的怀中微微仰头,美眸一瞬不瞬的盯着秦兽。

“路过。 ”

秦兽一只手抵在南宫琉璃的后背轻轻摩挲着,一只手把玩着她身前的一缕秀发,撩在指尖缠绕,滑落,再缠绕。

“从云州路过北俱芦洲? ”

“是啊。 ”

“呵呵,那你可真会路过。 ”

南宫琉璃白眼,眼角却有点点笑意溢散而出。

秦兽低眸又抬眸,盈盈笑道:“啧啧,老阿姨,一别多年,你还是这样的水润呀。来,再让我试试手感。 ”

“走开,混蛋。 ”

南宫琉璃护住胸前兔子,还伸出一只玉手掐着秦兽腰间的肉。

“老阿姨你真调皮。 ”

秦兽调笑一声,捏了捏南宫琉璃的脸颊。

“呸,臭流氓。 ”

南宫琉璃轻轻的啐了一口。

秦兽直接伤心了,“老阿姨,你这样说话,我得多伤心啊,我可是刚帮你疗好伤势啊,你就这样转头就不认人了...... ”

“哼哼。 ”南宫琉璃娇哼一声,又仰着头问道:“此前我在寒冰谷遇到过一场劫难,被一尊大能所救,只是我都没来得及感谢他就消失了,只不过后来他又跑了回来,就丢下一句话又走了,那句话说是,是你让他来救我的? ”

“嗯,是的,为了请动人家救你,我凑了很多家底给人家,为此,还差点把我家一橙卖去挖矿呢。 ”

“去你的。 ”南宫琉璃笑了,美眸善睐道:“哪有人救了人,还让人专门跑回来一趟,说是自己让人前来救的。 ”

犹记得,当时南宫琉璃听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微微愣了一下,忽的掩嘴轻笑起来。

.......

“对了,你有什么强大的敌人嘛? ”

秦兽忽的问道。

“怎么?你要去帮我报仇? ”

南宫琉璃仰头问道。

“不是,我诅咒她。 ”

“切~~ ”

南宫琉璃撇嘴,嘴角轻笑。

这一笑,风情万种,惹得秦兽不由心中涟漪再起。

“刚刚是我帮你疗伤,现在挨到你帮我疗伤了。 ”

秦兽翻转起南宫琉璃,又开始小孩不宜,大人羡慕的画面。

又是一天一夜后,秦兽搂着美人在樱花树下赏樱花。

“你说有个叫渡情上人的大能针对过你? ”

“嗯,数年前,我曾在一处秘境里,得到了寒冰剑主的传承。寒冰剑主是一尊剑道大能,据传言,她在剑道之路上走的很远,只是不知是何原因后来陨落了,留下了一份传承,后来被我所得。

而当我持有寒冰剑主的传承一事泄露出去后,便迎来了无数人的追杀,这其中是以忘情圣殿为主导。

原因是寒冰剑主曾经与那位忘情圣殿的渡情上人是师姐妹,只是寒冰剑主的天赋要远远超过那位渡情上人,而她们二人的师尊更是有意将自身衣钵和忘情圣殿传给寒冰剑主,为此惹来渡情上人的嫉妒。

直到有一次,二人的师尊在与一尊宿敌的大战中深受重创,逃回到宗门密室疗伤,渡情上人趁机给她师尊下毒,后又趁其虚弱之时斩杀了她的师尊,并将此事嫁祸给了寒冰剑主。

寒冰剑主至此被驱逐出忘情圣殿.......

而这次,当忘情圣殿人知晓寒冰剑主的传承现世之后,便想将其取回去,扬言寒冰剑主纵然是她忘情圣殿的弃徒,但是她的传承也该由忘情圣殿决定归处。

于是,自那之后,忘情圣殿便派人前来捉拿自己,期间还派遣过一尊洞虚境,就是上次我遭遇最险难的时候,被你请来的那尊大能救下了。

那尊渡情上人还曾隔着无尽时空,以因果线算计过自己一次。 ”

在秦兽的要求下,南宫琉璃讲述着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

此刻的二人就像是相互依偎的小情侣般,默默扯着家长里短。

“那忘情圣殿是何方势力?那渡情上人又是何等修为? ”

“忘情圣殿立于北海之端忘情崖上,乃是一方霸主级势力,其宗主渡情上人更是一尊合体境的绝顶大能,至于究竟有多强,自己还真不知道。 ”

“那她为什么不亲自来擒拿你? ”秦兽问道。

南宫琉璃白眼,“人家是一殿之主,堂堂合体境的巅峰大能,每天都有好多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又怎会放下尊驾,亲自来针对我这一尊小小的化神境修士呢。 ”

“哦哦。 ”

秦兽点头,心想,这些人也真是的,小说中的主角就是这样一步步起来的,最后从他们眼中毫不为意的蝼蚁变成巨龙,反过来斩杀了他们的。

要是自己的话,管他是化神还是炼气,只要确定了是死敌,那就直接出山斩了。

想到这里,秦兽默默的取出小人。

“你干嘛? ”

南宫琉璃睁大美眸问道。

“我诅咒她啊! ”

秦兽继续询问道:“这渡情上人的本名叫什么? ”

“南鸢,寒冰剑主留下传承的洞府里提到过,说是得到她剑道传承之人,他日若是可以,请替她复师尊之仇。 ”

“好的。 ”

秦兽在小人背后刻下“南鸢”二字,然后开始照葫芦画瓢念念有词的诅咒起来。

“???? ”南宫琉璃看着一本正经念叨诅咒的男人,不由得翻起白眼,这男人,有时候幼稚的很,可是他的侧脸咋看起来这么帅的呢。

南宫琉璃缱绻着趴在秦兽怀里,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兽。

若说以前是欢喜,是难得的不抗拒,那现在好像是有些.....沉醉了。

难道这就是师尊以前说的.....爱吗?

原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只有体验过了才会明白那种怦然心动的意味。

一个时辰后。

“呼~ ”

秦兽长长的松了口气,很是满意的将小人收了起来。

他低头,看见怀中的美人已经浅浅的睡了过去。

这老阿姨,睡觉的样子咋也这么美嘞!

“该死的渡情上人,老子就这一个姘头,你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 ”

“不行,必须再诅咒一波。 ”

这一次,秦兽不仅狠狠的诅咒了一波,还十分大气的送上了自己三天的寿元。

这不可谓不豪华了。

浅眠半日过后,南宫琉璃睁开双眸,看见那个男人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看。

南宫琉璃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泛红。

“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

“怎么!老子的姘头老子还不能盯了! ”

秦兽立即瞪眼,什么话,这都说的什么话,老子这么帅气的男人,盯着她看她不得得意死。

哼,心气不顺了,再诅咒一波走起~

“渡情上人傻逼,渡情上人大煞笔,渡情上人大大大傻逼,渡情上人变成大煞笔.........”

“呼~,爽~ ”

“老阿姨,我们还要战斗吗? ”

秦兽勾起女人的下巴,眉眼深邃,像极了前前世那烂大街了,但是永不过时的霸道总裁系列。

“你是牲口吗? ”

“我是秦兽啊! ”

翻云覆雨,再翻云覆雨,真踏马的过分,小岛都要承受不住了,满树的樱花飘落的光秃秃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