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54看书 > 灵异 > 代号零壹:伊诺启示录 > 第296章 Z学校

这时王永手下来到他的旁边,恭敬地说“少爷”我们还需要寻找这两人吗?

王永看看远去开走的轿车,他在心中多多少少地有些惧怕这个二哥,虽然他对自己也很娇惯,但是他只要说一句话,自己就要寻找下一个出路,把他爷爷搬出来。唉。人啊还是不要长大好,这个二哥正在联系美国某所大学,准备让自己去进修学习,然后回来接手家族企业,不要像现在这样,成天惹事生非,只见他眼睛一转,手一伸旁边就有人把他手机放在手里。

铃,铃电话来电,王鹤,澳门神秘钻石大亨,年轻时随许多人,去南,北非洲开采过蓝色宝石,回国后开始投资各种珠宝生意,在生意场上打拼近五十年,才有现在的声望跟地位,此时都七十多岁的高龄,企业都交给自己儿子去管理,其余什么事情他都不会过问,但是只有眼前这么一个混世魔王,他是惯的不成样子,要天上星星他都会想办法摘下来。这时他一看电话是王永打来的,立刻开心说“小永啊,过来看爷爷来了,在哪里呀,我派人去接你。”

王永“爷爷身体好吧,我抽空看你去,今天又要麻烦你了,我二哥要把我送去遥远的外国,你看不到小永了。”

王鹤“我看他俩谁敢送你走,”

王永这时声泪俱下说“爷爷我让外地两名旅游人欺负,王啸跟王天不帮我不说,一个动手打我,另一个还让我离开澳门。”

王鹤开始认为这小子,又在外惹事,可是越听越不对劲,王啸在外面都是出名的处事圆滑,稳重,王天更是神龙不见首尾让人捉摸不透。也许这中间没有那么简单,或者王永惹了不该惹的人。

这时王鹤对旁边阿海说到,一会你查下小永提到的两个外地人,是什么来路,他在屋中走了几步说,小永虽然浑了些,但是他轻易地不会跟我提起外面之人,

呵,呵,看样这两天是踢到铁板了,阿海“老爷,我现就去查下,”这时只听手机中传来王永的声音,“爷爷,你也抛弃我了吗?我不活了。”

此刻这些跟着王永一起来的人,看到这少爷,一哭,二闹的,心中不禁有些想笑,王永看到这些没用的手下之时,现在竟敢看他笑话,窃窃私语,也许是说自己跟他两个哥哥没法对比,

这把他气的话也不说了,开始寻找商铺前有没有砖头之类,正在他顾前不顾后之时,电话传来王鹤的声音说道“小永你发生什么事吗?”

王永立刻惊道“完了,正跟爷爷通话呢?”只听他说“爷爷这边我进一个电话,改天看你去,给你买你爱喝的威士忌,然后一声声嘟嘟的电话挂断的声音。”

王鹤盯着半天手机自语道“这混小子,在外面风风火火的,一定是作的不成样子,小天才想出这个办法,把他送出国磨练磨练,”此时他双手背后,手中拿着两个如玉似的莹白宝石,在手中来回互相交换着,在富丽堂皇的别墅中央走了几步。

铃,铃电话声音,王鹤心中不禁想到,“哈哈,看样这小永的好日子要结束了。是应该让他出去几年锻炼,锻炼。”

他拿起电话“喂”,只听电话中传来王天沉稳的声音说道“爷爷近来身体好吧,公司这边太忙,改天去看望你,今天是关于小天一事,我想送他去美国z学校继续进修,他大学期间学的就是企业管理,我想听听爷爷的意见。”

王鹤心中明白,这王天惜字如金,今天给自己打的这通电话,说白了就是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了。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王鹤沉吟一下对王天问道“小天啊这小永在外面看样惹了很棘手的人物吧,听说你大哥把小永都揍了,可见这事情不是一般大,甚至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可见事情的严重程度呀。”

王天“爷爷不用担心,小永去进修之地首先必须先过军训这一关,如果军训不合格,学校是不会同意进修的,这是一次对小永很好的锻炼机会,他都20多岁了,该收收心了,爷爷这个岁数时都在南,北非开彩钻石呢。”

王鹤听到王天的语气,知道送王永出国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王永用自己年轻之时的创业来讲诉,此刻的王永只不过是去军训跟学习,并没有危险,如果自己在阻挡,说情都没有理由了,怪就怪这王永不知天高地厚啊,王鹤对王天说道“小天你看着办吧,然后在小永登飞机的前一天,你们三人来我这一趟,”

王天“爷爷我知道了,我这里进来一个电话,改天在打电话给你”两人结束通话。

王永大摇大摆的看着,身后跟着这么多人,站住说“只留刘哥跟武辉跟着我就好了,”其余人全回到车里去,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澳门,这么大张旗鼓的跟着许多人,你们给我找麻烦吗?

这些人终于松口气,可以离开这个阴晴不定的少爷了。

武辉看到这些人离开后,对王永说道“少爷这两次我们追踪的这两人,肯定不一般,我们应该收手,他们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放了你两回了,这种人物近而远之才是上上之策呀,我想现在你应该在别墅中不出门几天,让你大哥,二哥消消气,这样他们就不能送你去外国了。”

只见这王永手中插在裤兜,哼,哼笑道说“你们两人别怕,无论本少爷去什么地方,你们两人都在我旁边,二哥让我进修去,那个z学校我查了一下,

好像必须要早训合格,哈哈,你们俩人看少爷我能合格吗?然后让天哥也把你们两人,也多报两个名额参加军训去,在这里好不容易有两个外地人挺对少爷的品味,没想到呀,换来个出国,也好既使这两人不在澳门,只要是不钻出地球,我就可以将他们找到,然后修理他们。”

王永转身看看他唤名叫刘哥之人问道“有什么看法,没听到发声呢?”

只见这名刘哥说“少爷刚才你也见识到其中一人的功夫,在你跟他说话期间,我们十多人都没看到他什么时间出的手,就全部倒地。”

王永“他那叫偷袭,你看到过一个老虎可以打败群狼吗?但是有一点我要承认,自己身上的工夫跟我大哥,二哥那真是天壤之别呀,我用的功还不够呀,然后自己点点头。”

王永,刘哥,武辉三人在商铺前商量许久,看看眼前的美食城,选了一个很好餐厅,三人走了进去。

张安安“图雅你何不让我收拾那个混世魔王,丈着有人罩着他无法无天,我可不愦他,”

图雅“这都是小事情,我们自身才是最重要的,在这里过几天进赌城过下隐,然后回去看两个一正一邪女巫斗法,我们身上附咒解除,毒素清除,这才是我们关心之事。至于这个王永,自有人让他有些出息的。”

张安安“你看前方那个高耸宾馆,去那边看看。”两人向前方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